巴特病理学博物馆“口味重”

博物馆位于伦敦圣巴塞洛缪医院。这所医院创办于1123年,是欧洲历史最久远的医院,也是英国维持原址不变时间最长的医院。通往博物馆的小门把阳光死死锁在门外。古老的砖墙上已经锈渍斑斑,走廊里的扶手也被磨得无比光滑,老式的台阶、坑坑洼洼的地板,楼梯间摆放的石板棺材,每个角落都渗透着一股阴冷悲戚,颇有点像英式恐怖悬疑小说里的案发现场。

不过,阴森的气氛挡不住沸腾的人气。由于一年中只有罕见几天对外开放,8月8日首个开放日的下午,病理学博物馆门口就排起了三层楼高的大长队……短短四个小时,博物馆就接待了1200多名参观游客。而8月22日的开放日名额更是早早就被订满了。

博物馆平日里是医学院学生用来练习尸体切片和取样的地方,全年屈指可数的“公众开放日”让这里成为全伦敦最神秘的角落之一。这次对外开放,如同是为公众打开了“器官死亡”背后的潘多拉魔盒——让人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和面对“死去的器官”,去探求每一个器官组织和生命千丝万缕的联系。

巴特病理学博物馆展品收集始于1878年。这个博物馆集齐了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的专有怪异展品。馆内陈列有近5000个标本,包括150年前人类的身体——卡有牙刷的食道、刺客约翰·本杰明的部分身体,以及18世纪的其他文物。

整个展厅是洞穴状的,大概有264平方米面积。上下共有三层展区,每层大约8米高,各楼层都由样式复古而精美的梯架连接。医学生每天都会安静虔诚地踏上这块木地板,在这儿学习解剖学和外科知识。

19世纪早期盗墓风靡英国。和中国古代的盗墓人不同,英国没有坟墓中要放置华丽丰厚的陪葬品的传统,所以大多数盗墓人真的就是奔着“盗尸”而去。盗尸者受人雇佣去专门盗取棺木中的尸体,有偿提供给医学院。

后来,一些专科病理学医生和教授开始逐渐积累起自己的“标本库”供教学使用。慢慢的,病理学博物馆里也就形成了小的分区,再后来经医学界人士的捐赠,展览规模和种类不断壮大,逐渐发展为今天的巴特病理学博物馆。

今天的博物馆内,每一块展架都有明确的主题,配着相应的收纳于世界各地的医学标本,标本前只有一个简单的数字标记,旁边吊挂着一本英文解说册,详细记录了每一件展品的由来和成分。

被展出的展品主要来自被病毒感染过的人体各部分器官,包括肝、肾、脾、胃,覆盖的疾病领域包括阴囊癌、麻风病、卵巢囊肿、湿疣疹和唇裂等等。此外,还有尚未成型的胚胎,以及被病毒腐化的手足等。

难得一见的是一位10世纪女性患者的头皮也被完好地切割和保存下来,但关于收录原因并无过多详细的记载。

巴特病理学博物馆2015年还展示过一些更为“魔性”的展品,如医生通过手术从一个男人的胃里取出一支牙刷。

来自伦敦艺术学院的英国学生丽贝卡看过“这些作品”后表示,作为一名艺校学生,她第一次亲眼见识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奇观,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也让她对艺术和生命的结合有了新的思考。她说自己很享受从每一个标本样品中解读了每个器官背后的故事。

经过这一遭“重口味之旅”,你会发现,博物馆并不只关乎着文物或经典,越来越多诞生于“民间”的小众博物馆已经逐渐敢于把愈发多样性和趣味性的博物馆公示于众。艺术、医学、病理和性,这些看似毫不相关的领域,其实在想象与好奇心的媒介里,围绕着“生命”这个主题渐渐融合交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